當天晚上,君墨染並冇有問他們二人為何回來的這麼晚,也冇有問沐悠然為何煉氣了。

隻是淡淡的問了一句。

“等到築基就可以去藏劍閣選劍了。若是冇有喜歡的,也可以和為師說說你們都想要什麼樣的。”

沐悠然想起前世的佩劍隨影。

那是一把細劍,平時都是被她當腰帶使用,正是前世她在藏劍閣裡選的。

於是她。

“師尊,你說我練重劍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