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冇事吧。”

一個建築工人來檢查工地,發現文橋睡在圓形深坑中。

還時不時自言自語,說著奇怪的話。

“難道是瘋了,這個坑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餵你冇事吧,醒醒呀。”

“算了管不了這麼多了。”

看著叫不醒,說完直接對著文橋就是兩巴掌。

啪啪兩聲後。

瞬間文橋被突如其來的疼痛和聲音喚醒。

“額,這裡就是地獄嗎,還可以清楚感覺到痛感。”

“嗯嗯,地獄有坑?”

文橋對自己的死深信不疑,還以為到了地獄。

“地獄你妹,這裡是工地,冇事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工人直接指著文橋罵道。

以為就是發神經病。

“額…”

文橋這才反應過來,尷尬的離開了。

心中暗罵,“媽的,又冇有死成,太他媽痛死了,不行下次不做這種事了。”

誰遭得住嘛,

痛苦銘心。

“如果感覺不到痛又可以自殺成功呢。”

“瞬間炸死,或者瞬間砍頭之類的,或者瞬間腦死亡,窒息而亡,或者中毒…”

文橋一邊往回走一邊思考著如何不受痛苦的自身。

越想越覺得有些難度。

算了先活著,反正也無所謂。

“這麼高下來冇死,難道又是隱藏屬性。”

暗中一人自言自語道,一直關注著文橋的一舉一動,隨後悄悄隱藏進入黑暗中。

原來剛剛就一直跟著文橋到樓頂,還以為要乾嘛,冇想到是自殺。

根本來不及救他,

不可思議的是,居然就是慘叫幾聲,睡了兩小時就好了,

什麼事都冇有,

不可置信。

文橋很快回到住處洗完澡就睡著了。

第二天又是重新開始毫無意義的生活,還是帶著十幾本書,到公園一個小廣場看書。

看完就躺著地上睡覺,

睡到自然醒就打算回家。

彆人看來是多麼安逸自由,

文橋卻覺得倍受折磨,活著就是煎熬。

又冇有追求,還睡不著,隻能看書來打發時間。

還擁有過目不忘的記憶,一本書幾分鐘看完,隻能天天換書。

潛移默化的學會無數知識。

“文橋對吧。”

一個粗獷的聲音打斷了文橋的美夢,拉回了現實。

一下出現了十幾人,為首的是一個壯漢。

同樣是把他圍到中間。

“你們是誰,要乾嘛。”

文橋問道,內心猜測,“難道是秦宇還不死心,還來。”

“我們老闆想請你過去坐坐,我們不宜動手,走吧。”

“去哪裡。”

“帶上這個,到了就會知道了。”

為首大漢直接拿出一個黑色袋子,示意讓他套到頭上就帶他去見老闆。

“哦,走吧。”

文橋想著也冇啥事,先去看看再說,

萬一對方有辦法殺死自己就更好了。

“或許被殺也是不錯的選擇吧。”

文橋暗中竊喜,很配合幾人。

半小時後幾人來到一個地下室,纔打開文橋的戴在頭上的黑色袋子。

文橋一看四周就是一個地下倉庫,就地上有些爛箱子,對麵站著十幾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兵器,

比較簡單,有短刀短槍,還有手套,棍棒…。

旁邊還有個小型擂台。

中間有一個健壯男人,一米九幾高,比一般人高出一個頭,

光是看到露出的手臂,都猜到全身充滿爆炸式肌肉。

一看就是個狠人,肌肉上經脈突出,充滿能量。

“老大人我帶來了,你看。”

為首大漢指著文橋彙報情況。

“放開他,帶到擂台上來玩玩。”

高各子吩咐道。

很明顯就是想虐待文橋,

眾人瞬間圍了過來。

“哦哦,老大又要開始了。”

“搞他,老大往死了搞。”

“老大流弊。”

“估計那小子要被虐慘了。”

“要不要提醒下老大,怕待會不小心弄死,怎麼辦。”

“不用,我會注意的,再說老大也知道分寸的。”

“老大知道分寸也不會之前直接打死了五六人了。”

眾人在下麵議論,覺得有好戲看。

“你就是文橋對吧”

“是我,你又是誰。”

文橋問道。

確定過眼神,一個也不認識。

“我是劉猛,覺醒的是A級巨人之力,就是力大無窮。”

劉猛一說完,一運氣,瞬間身上衣服炸裂開。

就剩一條紅色小短褲。

全身露出無比驚人的肌肉,好像都在呼吸,蠢蠢欲動。

感覺就是要爆發小宇宙了,

冇想到的是文橋不為所動,

波瀾不驚。

“哦”

“你叫劉猛和我有啥關係,你帶我在這裡來就是為了展示你身材和肌肉嗎?”

文橋故意諷刺道,激怒他。

讓他下殺手,最好是可以殺死自己。

“哼,當然有關係啦,有人想讓我揍你一頓。”

劉猛說完就是快速移動到文橋麵前,猛的一擊即中文橋臉上。

砰的一聲,

文橋被擊飛,撞到擂台邊緣的彈線,再次彈回來。

“靠,這麼痛。”

文橋暗自承受痛苦,被光球保護著,

表麵冇有任何傷害,其實痛感和正常人一樣。

“哎呀,一點都不痛,撓癢癢一般。”

文橋慢慢爬起來,繼續激怒劉猛。

劉猛一聽,感覺被侮辱一般。

氣血翻湧,瞬間爆發全身最強攻擊。

快速攻擊上前,一拳擊起文橋。

被彈回來,再擊飛,來回拉扯。

劉猛見冇多大傷害,一拳擊中文橋小腹往上一提。

文橋到半空中,

一瞬間,劉猛突然彈跳而起出現在正上方,

一個泰山壓頂,轟的一聲後。

擂台中間出現一個小坑。

“嘶”

“老大這招好恐怖啊。”

“看著都疼。”

“擂台都塌了,那小子會不會就嗝屁了。”

“要是死了怎麼辦,老闆說要抓活的。”

“我感覺應該冇死,剛剛看樣子冇受傷。”

“噓,先看看。”

“你們看,那小子還在,可以動。”

“那小子居然冇死。”

“這防禦,簡直變態。”

旁邊幾人又在議論。

“靠,還是這麼痛。”

文橋內心暗自罵道,痛的死去活來,

慢慢爬起,表麵卻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

“哎呀,被你打的我有一點點癢了。”

“你看,皮膚這裡有個小包了,可能就是你剛剛打出來的。”

文橋繼續激怒劉猛,特意指著直接手上一個小包說。

“媽的,老子殺了你。”

劉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瞬間大怒。

青筋暴起,開啟最強模式。

體格瞬間脹大一倍,力量直接提升原來的三倍。

“說的跟真的一樣,不知道做起來是怎樣的。”

“來來來,我求你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