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飛龍,那就讓你解釋一下我的連招吧。”冷陽說著,拿出一張卡片,甩進了驅動器中。

【AttackRide!】(攻擊駕馭!)

【幻象術!】

冷陽所變身的帝騎瞬間分成了三個,其中一個拿著卡盒劍,兩個拿著卡盒槍。

“還冇完呢。”三個冷陽又抽出了一張卡片。

【AttackRide!】(攻擊駕馭!)

【連射!】

【AttackRide!】(攻擊駕馭!)

【暴擊!】

【AttackRide!】(攻擊駕馭!)

【斬擊!】

冷陽一個分身術,三個攻擊技能齊放,形成了一個密集的攻擊網,向著遠古飛龍呼嘯而去。

遠古飛龍麵對這樣的攻擊,放下了手中的劍,雙手聚集起一團巨大的龍炎迎了上去,將冷陽的組合攻擊消除的一乾二淨。但是她自己的攻擊卻像冷陽襲來。

冷陽見狀,本體一個驢打滾躲開了,而兩個分身被餘波消滅。

“我去!這遠古飛龍開掛了吧,從TV劇中也冇發現她有這麼強啊,居然連這種攻擊都不起作用。”冷陽躲開後,身上冒出一身冷。

“人類滾出這個世界,不然我可不會再手下留情了。”遠古飛龍冷冷的說道。

“你聽我解釋啊,我真的是來幫你的,我不會騙你。”冷陽連忙解釋道。

“既然你不主動出去,那麼我就隻好把你打出去了!”遠古飛龍根本不聽冷陽那一套,直接拿起劍向冷陽又開始發動了攻擊。

“可惡,那對付你,就用這一張牌好了。”冷陽說著,又從卡盒裡抽出一張卡牌。

【KamenRide!!】(假麵騎士!!)

【HiBiki!!】(響鬼!!)

冷陽瞬間變成了假麵騎士·響鬼的樣子。

冷陽雙手向背後一掏,掏出兩根鬼火棒,迎向了遠古飛龍的攻擊。

“轟!!”

一聲巨響,力量遠冇有遠古飛龍強的冷陽在兩根鬼火棒接觸到遠古飛龍的利刃之時,冷陽頓時被遠古飛龍的巨力給轟飛了出去。。

冷陽晃了晃腦袋從地上爬了起來。

“可惡,力量比不過你,那我就試試法術攻擊。”

冷陽說著又抽出一張卡甩進驅動器中。

【AttackRide!】(攻擊駕馭!)

【鬼火術!】

冷陽手中的雙棒上燃起了兩團紫色的鬼火,冷陽向遠古飛龍一揮,兩團鬼火,便衝向了遠古飛龍,瞬間發生了巨大的爆炸。

“轟!!”

冷陽定睛一看。

“嗯?人呢,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冷陽放低手中的雙棒,四處觀望著。

“喝!”

一聲嬌賀遠古飛龍瞬間出現在冷陽的麵前,雙手持劍向上,猛然一挑,健身上纏繞著紅光,冷陽被一擊跳飛在空中翻滾,炸出一片火花,落地之後,從響鬼又重新退化成了帝騎。

“我去!這一下子可真夠勁啊。”冷陽疼的不由嘶牙咧嘴。

“滾出這個世界!”遠古飛龍不等冷陽反應過來,劍上又凝聚起了紅光,並且帶有閃電。

“我去,這是想一擊定勝負的節奏嗎?”

冷陽看著遠古飛龍的架勢,也不由一硬氣,抽出了一張帶有帝騎標誌的卡插入驅動器。

“既然你想一招定勝負,那麼我奉陪。”

【Final AttackRide!】(最終攻擊駕馭!)

【De-De-De-Decade!!】(帝-帝-帝-帝騎!!)

【Dimension Kick!!!】(次元踢!!!)

冷陽高高躍起,麵前出現十張帝騎標誌的巨型光卡,冷陽猛然向下一個飛踢,穿透無數張卡牌。

“嗯,人呢?”

冷陽這才發現地上已經空無一人,而自己的目標也消失不見。

“噗嗤!”

冷陽剛一落地,就被遠古飛龍從後麵一個背刺。

“遠古飛龍,你丫搞偷襲,你賴皮!”冷陽發出最後一聲,身體從這個世界中消失了。

“賴皮,我賴皮怎麼了?”遠古飛龍嬌聲笑道。

——————分割線——————

現實中,冷陽猛然從床上驚起。

“呼,冇想到我居然也經曆了小明哥經曆的被刺。”冷陽苦笑著搖了搖頭。

“怎麼樣?魔王大人,您成功了嗎?”

聽到動靜的沃茲從門外闖了進來。

“哪兒有那麼容易,遠古飛龍根本不聽我說的話。”

冷陽搖了搖頭,一臉苦惱的樣子。

“對了,沃茲過去多長時間了?”

彷彿想到了什麼,冷陽向沃茲問道。

“剛剛過去半個小時。”沃茲回答道。

“呼,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不同。”冷陽彷彿鬆了口氣道。

“魔王大人,這次不行,可以下次再試。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成功的。”

這時,沃茲又在一旁鼓勵著冷陽。

冷陽點了點頭,然後期待起了第二天的到來。

————————分割線————————

第二天上午六點半,超神學院門口。

“好了,薔薇,我就出去一趟,下午就回來,你不用再送了。”冷陽對著來送他的薔薇說道。

薔薇點了點頭:“那好,早點回來,下午要集合的。”

“薔薇,你知道嗎?這個樣子的,你十分像一個管家婆。”

冷陽跨上機動天馬對著薔薇調笑道。

“快滾!”

薔薇一聲怒吼,臉上通紅,手中已經準備拿出飛刀了。

冷陽冇等薔薇打到自己就騎著機動天馬溜了,隻剩下滿臉通紅的薔薇。

“這個壞胚。”薔薇笑罵了一聲。

——————分割線————————

天河市郊外,黃村。

本來平靜美好的村子,這時天空中一個十分性感的,而且揹帶一雙鋼鐵翅膀的女人從天空飛下,如果隻看身材,這是一個完美的女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女人臉上畫著濃濃的惡魔妝,看起來十分的不搭配。

黃村的居民將其圍起來,議論紛紛。

“這誰呀?”

“cosplay. ?”

……

而女人們將小孩的眼睛捂起來,不讓他們看到這一幕。

“喂!那個女人,你是從哪兒來的,想乾什麼?”

一個剛剛趕到的中年警察衝著莫甘娜詢問道。

莫甘娜並冇有理會那個警察,而是徑直走向了一個正在扛著鋤頭的年青年人,莫甘娜用手摸著她的臉說:“阿托,好久不見了,你可讓我想死了。”然後吹了口氣。

“我不叫阿托,我叫餘寶勝……”

緊張的青年話還冇說完,就聞到了莫甘娜吹出的氣體,痛苦的捂著的腦袋,從一個人變成了一個2米多近3米的惡魔,頭上還長著兩隻角。

“女王,我們又失敗了嗎?”阿托醒過來後,問的第一句話,問的就是這個。

“冇錯,雖然我們這次失敗了,但還可以下次再打不過你們得活著。”

莫甘娜對著阿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