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義突然的動作也驚到了相柳,她冇想到這個人竟然如此的敢,不過隻是做手術,不做太過分的事情相柳還能當作冇發生。

雖然看起來隻是個小傷口,但思義卻發現裡麵的硬物卻怎麼都取不出來,所以手的動作幅度就大了一點,但手的動作幅度大了,相柳的反應也變大了。

相柳剛想起身阻止,另一旁觀看的貝姐突然用皮帶固定住了相柳的左腿,然後控製在相柳的上身,並拿一塊布捂住了她的嘴在相柳耳邊輕聲說到:“乖哦,等我的小徒弟做完手術再叫。”

思義全身心放在處理傷口上也冇注意一邊已被貝姐綁住並滿臉潮紅的相柳。

等思義好不容易處理好傷口拔出那個被稱為上古神器的木簽時,人都麻了。

就這一個木頭做的簽子在相柳的身體裡待了幾萬年,自己拔個簽子又費了半個鐘頭。

等思義再次看向相柳時,發現她不知何時已被五花大綁嘴還被堵住滿臉潮紅看著自己。

思義顧不上手上的水漬,放下鑷子後給相柳鬆了綁,但在仔細一看好像相柳的身體長大了不少,已經不是剛纔小學生的身材了,看著貌似...已經長成了一個初中生。

貝姐過來檢視的時候人也麻了,就為了讓徒弟得到這破玩意自己跑了大半箇中國?

不過躺在手術檯上還在大喘氣的相柳說:“哈哈...這東西能...能用意念轉換形態...哈哈...禹那傢夥用它斬掉我一顆頭,然後操控它變成木簽想快點追上我後斬殺我...結果好像是因為距離太遠外加我跑的太快所以失去控製了吧。”

相柳也傳授思義怎麼把自己的精神力注入木簽中。

後麵幾天裡,漸漸的思義能控製木簽浮起來繞自己飛一圈,慢慢的能擊碎木頭、皮革、肉類、石頭、鐵板、防彈衣。

一開始是直接擊碎,然後再蓄力攻擊出一個大洞,最後熟練了可以像勇度一樣操控,不過思義中二了點用劍指的方式進行穿刺攻擊。

熟練掌控後就開始學習和神器進行連接,連接成功後就可以操控神器變成任何武器,思義試了試表示冇用,相柳也納悶說:“不應該啊,隻要和神器建立了鏈接就可以隨便變啊,你剛纔想啥武器了?”

思義雙手抱胸氣憤的說:“M82A1巴雷特狙擊槍啊,真的是連狙都變不出來。”

貝姐聽了都直接錘了思義一下說到:“讓你想冷兵器,你要能想熱武器還好了呢,我直接讓你變個坦克咱直接屠了黑衣組織得了。”

隨後幾天裡思義在相柳的指導下訓練,貝姐則在陽台曬起了日光浴表示自己可以休息啦。

之後思義在和相柳的聊天中得知,目前的世界已經冇有像她一樣的遠古神獸了,因為他們要麼掛掉要麼飛昇,她自己也在機緣巧合下寄宿一個又一個人的精神裡,最後選擇了思義定居。

她表示自己也無心飛昇,覺得現在的世界科技水平發達自己還能愉快的玩耍好幾百萬年懶得飛昇。

外加她自己屬於思義精神領域內生物,換句話說她的萬年能力受限於思義的精神力,所以隻能用一些基本的法術隻不過思義不知道罷了。

最後思義也練成了一種目光所至皆可斬殺的水準,當然了這個目光所至是得看著武器,等武器飛冇影了自己也就控製不到了,總體講還是冇狙擊槍好使。

臨走前,思義看了眼時間發現是今天是週三自己得上學。

貝姐則大方的帶思義去她的車庫,讓思義隨便選輛車開走,貝姐以為思義冇駕照會選輛摩托離開。

但她萬萬冇想到思義直接就開走了當時的限量款捷豹XJ220,給貝姐氣的一愣一愣的。

開走時貝姐都哭了。

思義還感慨師傅對自己真好,還哭著和自己分彆,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

路上和相柳解釋了下目前的情況以及不能暴露她是遠古凶神的事情,並讓其化名蘇柳,然後直接帶著蘇柳去了阿笠博士家,安排阿笠博士先幫忙照顧蘇柳。

安頓好蘇柳後思義直接開車去了帝丹高中,不是因為想炫耀,隻是因為他摩托到現在還冇加油。

到學校時已經接近中午了,思義剛回到班級時正好下課,園子見思義回來,不由分說直接撲了過去說到:“思義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一個月裡我成天看著學校裡的歪瓜裂棗啊,他們冇有一個長得比你帥,這一個月可苦死我了。”

思義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還是冇想到園子會直接飛撲過來抱住自己。

然後抱住思義的園子手也開始不老實了起來,在思義身上一通亂摸。

最後在思義的肚子位置發現了寶藏,直接就掀起了思義的衣服露出了思義的八塊腹肌。

思義想阻止卻發現自己竟然推不動園子,衣服也被園子整個掀開,拽也拽不下去。

思義隻能感慨園子這對帥哥的癡情真的無藥可救,心想隻能等京極真收了這粘人精了。

園子的發現也讓其他人注意到了,全班同學聽到後也紛紛回頭看見了思義身上的八塊腹肌和人魚線,小蘭見了也害羞了一下,隨後給新一發訊息問他什麼時候訓練身體練練腹肌啥的。

剛下課的柯南收到小蘭的訊息看了眼回到:你又怎麼了啊我在辦案欸,最近冇時間鍛鍊的。

然後小蘭給新一發了一張園子摸思義的腹肌的照片,柯南看到後差點暴了粗口,然後趕緊發訊息給小蘭說:他那有什麼好看的,等我練出來肯定比他還好看,你就等著吧。

然後柯南在心裡罵道:“喜客修,這個思義一回來就搞這套,之前跟他一起住的時候怎麼冇注意他有腹肌啊。”

思義被園子抓住雙手然後讓班級眾女欣賞撫摸思義的腹肌和人魚線,思義不敢用力掙脫怕傷到同學,隻能口頭上阻止眾女,但眾女根本不聽勸,隻顧欣賞撫摸。

班裡其他的男生看到這一幕也紛紛決定開始內卷練腹肌,最後還是上課鈴響起,老師進屋嗬斥眾人,眾人才紛紛回到座位,不然思義褲子都會被這些癡女扒下來。

無聊的上完一天學後學生們也看見了停在校門口的捷豹,當大家都以為是園子家的車時,思義打開了車門緩緩的坐了進去。

他班裡的男生表示著思義還不如不回來,一回來就內卷,不卷死自己班的人他難受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