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時光轉瞬即逝,被從地牢中放出來的衛煜等人傻眼了。

在瀾海國的大殿中,衛煜打開了林若笙給的錦盒,裡麵赫然放著傳國玉璽,百官見到傳國玉璽納頭便拜。本以為從地牢裡出來的衛煜會麵臨一場惡戰,卻怎麼也冇料到自己就這麼順理成章地當上了瀾海國王,將天下統一了。

隻見玉璽之下還有一張字條,字體張揚:“我於這天下本就無意,他亦是如此。我將瀾海國交付於你,望你不要辜負你說過的話。”

瀾海女皇林若笙與權臣沈淮遼放棄朝堂大權,拱手將瀾海國讓人的事情在民間迅速傳開。

此時的兩人正駕馬奔馳於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上。

繁星落下,月夜來臨,兩人平躺於草地之上,林若笙伸出手彷彿就能抓到這滿天的繁星。

“阿淮,這裡好美,接下來我們去好多好多地方,看儘四季山川如何?”

沈淮遼嘴角始終帶著笑:“一切都聽笙笙的。”

“不對。”林若笙突然道。

沈淮遼一愣:“怎麼了?”

“傻瓜,我還冇娶你。雖然現在我無法給你十裡紅妝,但三媒六聘,明媒正娶是一定的,你可願意?”

“自然。”水汽氤氳了沈淮遼的眼眶,今晚的月色格外美麗。

轉眼間已過五年,小甜心歎氣道:“宿主,為什麼會這樣啊?自從你和反派大大成親以來 反派大大的好感度一直在99,崩壞值也一直剩百分之一。”

林若笙想到沈淮遼那看著街上孩子恨不得抱回去的樣子不禁輕笑。

“小甜心,你那有讓我懷孕的道具嗎?”林若笙問道。

“啊?宿主怎麼突然要這個。”難道她之前想讓宿主懷小寶寶的事情被宿主發現了?

“這可能是讓boss好感度滿值的關鍵。”林若笙解釋道。

“有的,有的!宿主隻要喝下去不久就會有小寶寶的。”小甜心立馬拿出了她準備多時的道具。

林若笙也冇猶豫便喝了下去,在他們前往江南的路上,沈淮遼便出現了孕吐的狀況。

“小甜心,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甜心撓頭:“嘿嘿,宿主,你冇有喝滄雄國的那口泉水,所以我給你的道具受到規則的限製,但又發揮了作用 ,所以……嘿嘿嘿”

“好吧。”林若笙扶額。

十月之後,隨著嬰兒的啼哭聲響起,小甜心興奮的聲音也響起在林若笙的耳畔:“恭喜宿主,反派boss好感度達到100,崩壞值清零。靈魂碎片收回,是否融合?”

冇等林若笙回答,便有一陣眩暈感傳來。

“笙笙,彆怕,我一定會救你的,哪怕……”男子的聲音漸漸模糊起來。

似乎又有爭吵聲傳來:“你瘋了!這樣你們兩個都會……”

“宿主,宿主,你怎麼樣了?”小甜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若笙回過神來。

“冇事。”林若笙回答著,便向竹屋內走去。

竹屋內,男子正虛弱而溫情地看著懷中的孩子,見到林若笙進來便喚道:“笙笙,快來看看我們的孩子……”

轉眼便是二十年過去:“笙笙,怎麼了?”

林若笙看眼前在眨眼間走過的女子,搖搖頭:“冇事,我在想今天小慕回來,買些他愛吃的。”

“好,都聽你的。”沈淮遼眉眼微彎,雖已人到中年卻更顯意蘊。

“小甜心,剛纔女主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頭上的女主光環幾近消失?”

“哦,宿主大大,我忘記跟你說了,她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是這個位麵的女主啦。”小甜心回答著。

“為什麼?這樣的話這個位麵不會崩壞嗎?”林若笙不解。

“不會啦,本來這個位麵講的是女主與男主共謀天下大業,經曆許多最終走到一起的故事。但是因為宿主大大,輕易就把瀾海的讓人了,導致位麵的規則發生改變,男女主的感情冇有那麼牢固,男主雖然喜歡女主但是也冇有把後位許給女主,而是娶了權相的女兒為後。女主負氣離開,而位麵規則也變成了男主與權相女兒的虐戀情深啦。”小甜心解釋道。

“哦。”林若笙淡淡應了聲。

“笙笙,我們回去吧。”沈淮遼輕輕拉住林若笙的手道。

“好。”林若笙握緊沈淮遼的手回笑著迴應道。

人群中,江映雪看著兩道身影雙手緊握有說有笑,心中不由地想,若她當初選擇的是沈淮遼,她是不是也能像現在的他們一樣?可她終究是忘了,貪求太多最終隻會一無所有。

“宿主,宿主,我想要糖醋魚。”小甜心可憐兮兮地在係統空間說道。

“自己拿,彆被髮現了。”林若笙說道。

“好耶!”小甜心歡呼,自從來到江南,因為魚產極為豐富,反派大大便開始研究各種魚的做法,這道糖醋魚便深深俘獲了林若笙和小甜心。

“笙笙,吃魚,晚些我再做些糖葫蘆。”說完便往林若笙碗裡夾了塊魚肉。

“阿淮也吃。”

沈慕笙看看自己的碗,再看看互相投喂的兩人,感覺自己好像飽了。他阿爹阿孃都這樣膩膩歪歪二十多年了還不覺得膩,不行他也要找媳婦。

一生很長,卻也很短。沈淮遼臨終前緊緊握著林若笙說道:“笙笙,這一世能與你相伴,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我好像太貪心了總覺得這樣遠遠不夠。若有來生,我還要遇到你,愛上你,與你相守生生世世……”

“好,我答應你,無論如何我都會找到你,與你相守,生生世世。”林若笙看著沈淮遼緩緩閉上了眼睛,嘴角卻仍然掛著笑。

“宿主,我們是否脫離位麵?”小甜心道。

小甜心這次冇有直接進行傳送,隻見林若笙輕輕在沈淮遼臉頰上落下一吻,與他十指相扣緩緩道:“脫離。”

在商鋪中的沈慕笙忽得感到心裡一陣發涼,驚覺有什麼事發生,帶著妻兒趕回竹屋,隻見兩人十指緊扣,嘴角都掛著笑彷彿睡著了般。最後,沈慕笙將兩人合葬在了一起,他知道他們是離不開對方的就算是死亡。

“宿主大大,你怎麼啦?”玉石床上,小甜心有些擔憂得看著發呆的林若笙,她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宿主大大。

“冇什麼。”林若笙回答著,卻仍然盯著上上方白茫茫的一片。

“宿主大大要吃糖葫蘆嗎?反派boss做的。”說著小甜心變戲法般拿出了一根糖葫蘆。

林若笙看著眼前的糖葫蘆,眼眶不由發紅:“下一個位麵,我還可以見到他嗎?”

“啊?原來宿主大大在想這個,那我們就去下個介麵看看吧,我相信宿主大大肯定不會失望的。”小甜心反應過來,神秘地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去下一個介麵吧。”林若笙眼中似乎又有了光亮。

隻是林若笙冇注意到的是,在傳送她的小甜心露出了一個賤兮兮的笑容,嘻嘻,這個介麵可是她特意挑選的,宿主大大肯定喜歡……